中国冰雪军团踏上都灵

经历了大雪误机、行李超重、罗马转机后,中国冰雪军团大队人马终于抵达了意大利都灵。“累得要死,现在就想睡觉。”赵宏博的嚷声道出了所有冰雪健儿的疲惫。然而面对即将开始的大赛,中国冰雪健儿顾不得掸落旅途的尘埃,就投入到赛前紧张的适应性训练中。

位于奥运村附近的花滑训练馆每天早晨7点开门,申雪和赵宏博是第一对投入训练的中国花样滑冰选手,也是当天进行训练的名气最大的明星。由于刚刚抵达都灵,还需要调整和适应,申、赵两人没有马上挑战最高难度的三周跳,而是练习了一下基本动作和相互配合,体验一下表演过程中的默契程度。都灵在谈到如何强化三周跳这个高难动作时,赵宏博说:“现在虽然能做三周跳,但成功率还不是很高,因为做这个动作时脚还有些疼,比赛时可能会打封闭上场,但三周跳肯定要做。”

教练姚滨说:“其他队员刚下飞机,都想多休息,但赵宏博和申雪却是主动找我要求训练。赵宏博现在表现得很兴奋,随着比赛气氛渐浓,他还会进一步进入状态。”

已经先期抵达都灵近一个月的中国短道速滑队,目前训练生活已经步入正轨,为中国夺得过首枚冬奥会金牌的杨扬在训练中表现出良好的竞技状态。“我在这边的生活和训练进行得都很顺利,”杨扬十分轻松地说,“来这儿两周多了,时差什么的已经不是问题了。这里的冰面情况也比较好。我现在主要是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和心理。”小将王?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说:“我没有任何压力,教练也没给我定任何目标,我很轻松。”

此前,都灵奥组委已经宣称,要将本届冬奥会办成一届最安全、最干净的冬奥会。大赛在即,东道主仍在进行最后的准备,机场上安装了先进的无线扫描设备,大量保安人员牵着警犬在公共场所游弋。

2月的都灵阳光灿烂,暖洋洋的天气对雪上项目可能造成不便。都灵组委会派出一批雪质维护队对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赛场进行最后检修,以保证雪质松软适宜。为预防雪场出现天然积雪不足的意外情况,组委会已经制定了人工供雪方案。

反兴奋剂问题是体育比赛的重中之重。依照意大利法律,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将被视为刑事犯罪行为,因此警方可以突击搜查运动员驻地,并直接逮捕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而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规定,选手使用兴奋剂仅仅面临被取消成绩与禁赛的处罚,不受法律制裁。经过双方协商,国际奥委会官员马里奥・佩斯坎特表示,都灵冬奥会期间,意大利警方并不打算进入奥运村搜查违禁药品,但是药检呈阳性的运动员将不得不接受意大利法庭的审判。本届冬奥会赛前将有470人接受兴奋剂检测,在赛中和赛后还将有783人被抽查,成绩进入前50名的选手都在抽查范围之内。

在中国代表团大队人马飞赴都灵前,从前期抵达都灵的运动队传回消息,称都灵气温很低,但宾馆里的被子很薄。为了保证运动员休息得好,代表团出发前在北京购置了180条棉被。都灵但这些棉被却导致代表团行李在托运时超重,为此代表团多付了3万元的行李托运费。代表团副团长崔大林事后说:“早知道运费那么高,还不如到都灵买棉被划算。”

都灵冬奥会的圣火明天即将燃起。借用赵宏博抵达都灵时的一句话祝福中国军团,“出发时,北京鹅毛大雪象征瑞雪兆丰年,到达都灵时是阳光灿烂,两边的天气都是好兆头,希望能带来好运气。”

中国自1921年成立之时就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镌刻在了鲜红的党旗上。【详细】

青年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拥有最活跃的思想、掌握最先进的文化,青年的个人理想与国家发展最为紧密,能够把理想信念建立在对科学理论的理性认同上,建立在对历史规律的正确认识上,建立在对发展战略的准确把握上。【详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hf-dp.com/,都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