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佛罗伦萨维琪奧王宫叹为观止的艺术殿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hf-dp.com/,佛罗伦萨

从佛罗伦萨旅游回来已经有几年了,佛罗伦萨这座文艺复兴之城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里的宫殿、教堂、雕塑、绘画、桥梁、房屋……让我记忆深刻,在我的心田里种下了一颗记忆的种子。种子不断地膨胀发芽,扰动着我的神经,让我时不时地打开记忆的闸门,重温城市带给我的美好与甜蜜。佛罗伦萨汉克斯主演的电影《但丁密码》,电影中佛罗伦萨那些优美的画面又一次勾起我热情的回忆,迫不及待地翻开相册,去寻找电影中那些

”在意大利语中意为“过去的”,因为这里是美第奇家族的住宅,后来他们搬到阿诺河对岸的皮蒂宫后,这里就成了“旧宫”。维琪奧王宫邻近乌菲齐美术馆,原为佛罗伦萨市政厅,其94米

这是一座有着700多年历史的宫殿,由Arnolfo di Cambio在1298年至1314年建造,是过去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市政厅。从大门进入老宫,犹如走进了一座艺术殿堂,柱子、屋顶、四壁、雕塑……无不散发着艺术的魅力,彰显了美第奇(Medici)家族雄厚

在第一庭院(米开罗佐庭院)内有达·芬奇的老师韦罗基奥的《抱鱼神童》喷泉。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美术史学家、艺术家,美第奇家族科西莫大公宫廷里的御用画师,在1562年创立了迪亚诺学院(今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被誉为世界美术教育奠基人。

在佛罗伦萨很多建筑上都能看到美第奇家族的家徽。有人说这六颗小药丸暗示了美第奇家族是做药丸起家的,其实,美第奇家族的财富主要是靠钱币兑换,按现在的说法应该就是银行业或金融业了。也有人说

佛罗伦萨到处可见狮子的雕塑,在佛罗伦萨人眼中,狮子是威严的象征。它是佛罗伦萨的守护使,守护着佛罗伦萨的和平与人们的自由。仔细观察,每一尊狮子雕塑都不相同。这些狮子是否也是为了显示美第奇家族的威严与荣耀呢?

第一庭院好似一个天井,抬头可见一方蓝天和高耸的卫士步行塔楼。带有露天庭院的设计是

门内是一座艺术的殿堂,漫步其中,让我们感受艺术的熏陶。15世纪时,佛罗伦萨这朵百合花就被当地的巨商美帝奇家族这只狮子所守护,这一守护就是三百年,而美帝奇家族的族花也成了今天佛罗伦萨的市徽。

维琪奧王宫二楼是著名的“五百人大厅”,是佛罗伦萨旧宫中最重要的地方,在意大利历史上举足轻重,始建于1494年。当时正值佛罗伦萨被侵略,美第奇家族被趁乱推翻,新统治者为了容纳有500名成员的议会,下令修建这座大厅。大厅落成时本来毫无装饰,美第奇家族“收复”佛罗伦萨之后,重新修饰旧宫,大厅两侧墙壁和整个天花板都加上了绘画和浮雕,整体变得富丽堂皇。

五百人大厅(Salone dei Cinquecento)也译作16世纪沙龙。Cinquecento是指1500年至1599年的一百年,即16世纪,这个大厅是美第奇家族第二次被逐出佛罗伦萨后的人民议会厅。

从楼上俯瞰二楼的“五百人大厅”,它是一个不规则的长方形。科西莫一世大公在1540年重新修缮它的内部,室内装饰工作由瓦萨里负责。

这里不仅是一座艺术的殿堂,也是一部浓缩的历史教科书。天花板和墙上的绘画描绘了科西莫一世大公凯旋佛罗伦萨,赞美了美第奇大公领地,

电影《但丁密码》中五百人大厅是最精彩的解谜发生地,里面暗藏了各种线索和秘密。

真实的五百人大厅也确实暗藏玄机。1504年,已经52岁的达·芬奇和年轻的米开朗基罗受命在佛罗伦萨维琪奧宫五百人大厅的墙壁上绘制雄浑壮阔的战争场景。由于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两人关系不和,有人认为这次创作其实是两人的一场较量。达·芬奇创作的是《安吉里之战》(Battle of Anghiari),纪念15世纪佛罗伦萨在Anghiari的托斯卡纳镇与米兰的战争中获胜;而米开朗基罗则在墙的另一侧创作《卡辛那之战》。这两位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才艺术家虽然有机会可以在一起绘画,但都未完成自己的作品:达芬奇尝试蜡画技术失败,1506年离开佛罗伦萨。而米开朗基罗被儒略二世召往罗马,他同样没有完成壁画。原作遗失,仅保有复制品和草图。

米开朗基罗的《卡辛那之战》,表现了士兵在悠闲洗澡时的突然备战,取得了当时人们的青睐,由此一举成名。

达芬奇尝试了一种蜡画法来创作《安吉里之战》,但他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因为油画无法干燥,他只能用火在墙下烤,然而他却发现壁画的下半部分能烘干,而上边却是火够不到的。在达芬奇创作这幅作品的同时,画作已经开始剥落,所以放弃了继续创作。当时的艺术家群体认为,《安吉里之战》无疑是达芬奇最伟大的绘画作品,是“杰作中的杰作”。这幅创作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们只能从达·芬奇在壁画失踪前创作的草图和复制品中寻找最可能的答案。

16世纪中期,柯西莫·德·梅第奇雇用乔治·瓦萨里对大厅进行改建,达·芬奇的著名壁画就此神秘失踪。1975年,意大利艺术研究者塞拉西尼在瓦萨里创作的下面这幅记载了1554年美第奇家族征服锡耶纳城战役壁画《基安纳谷马尔恰尼洛之战》中发现了神秘的信息——这幅壁画上的一面绿旗上写着意大利文“Cerca,Trova”,意思就是“寻找吧,你一定会找到”。他相信这是在得到佛罗伦萨政府的批准后,塞拉奇尼和他的团队在瓦萨里壁画《基安纳谷马尔恰尼洛之战》的墙上钻了6个洞。从对钻孔提取到的被掩盖的绘画颜料样本的分析发现,其与达芬奇《蒙娜丽莎》油画上使用的颜料非常相似。目前达芬奇壁画的保存状态还不得而知,研究小组正寻求意大利政府授权以进行下一步探索。也许用不了多久,佛罗伦萨另一部《达芬奇密码》将会揭晓。

天花板上的一幅油画,正中是斐迪南一世·德·美第奇,美第奇家族的第三代托斯卡纳大公。

小孩雕塑簇拥着美第奇家族的族徽,这六个小药丸对佛罗伦萨和意大利的历史有着重大的

美第奇家族各代公爵大公的塑像,正是有了美第奇家族成员的资助,那些艺术大师的作品有的成了佛罗伦萨的城市风景,有的成了美第奇家族的藏品。

住在佛罗伦萨的中国美女讲解员,学的艺术史,对老宫的艺术品和建筑如数家珍,不是打广告哦。有些人买奢侈品会毫不吝惜地掏腰包,可是你让他了解一些西方的历史与艺术,他绝对会心疼兜里的money。

宫内大理石镶嵌的柜子,讲解说这些大理石来自遥远的印度,将这些大理石镶嵌成五彩斑斓色彩艳丽的花果珍禽,不知道要耗费工匠们多少心血,能工巧匠的鬼斧神工可见一斑。

老宫内有许多纪念性的厅室,每个厅室都藏有丰富的油画和壁画。这是行政长官礼拜堂。

天主教与基督教从十字架可以区分。天主教的十字架有耶稣的受难像;而基督教(新教)只有十字架没有耶稣受难像。

韦罗基奥的《抱鱼神童》原作。韦罗基奥,是文艺复兴早期意大利画家及最著名的雕刻家之一,也是十五世纪下半叶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声名仅次于多纳太罗。达·芬奇和波提切利等著名画家都是他的学生,他对米开朗基罗也有很大的影响。

像这样制作精美的大理石镶嵌珍品,维琪奧宫内还不少。慢慢欣赏吧,就像欣赏一幅幅珍贵的艺术品。

这幅油画反映的是希腊神话中最著名的英雄之一赫拉克勒斯,又名海格力斯。出生8个月时,神后赫拉派两条毒蛇去害他,却不料赫拉克勒斯从小就有神的表现,反把两条毒蛇制服。

这幅油画记录了当时纺织劳作的画面,劳动人民能入宫廷画匠的法眼亦算是不容易哦。

纪念厅天花板精美的装饰,这些修饰由当时一流的艺术家们创作,有很高的艺术欣赏性。

欣赏这些艺术品,要有深厚的西方艺术史和对圣经及希腊神话故事有一些了解,否则真的不知道讲些什么,作为门外汉的我,只能把它们当做一幅幅画走马观花的去欣赏了,至于运笔之唯妙、用色之技巧、内涵之丰富,我无法体会,更别说去触动我的灵魂深处了。

在众多展厅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百合花厅。之所以叫百合花厅,是因为这个厅的四壁装饰着蓝底金色百合花图案。它的天花板由乔瓦尼达玛亚诺和佛朗乔内所做。它与会见大厅相通的是一个大理石门。大厅的墙上有多美尼科

这幅作品的独到之处就是在某个合适的角度看,会有立体画的效果,几百年前艺术大师们就已经掌握画3D的技巧了。

这座著名的雕塑我们在佛罗伦萨市政广场上已经看到过复制品,它是多纳太罗最杰出的代表作杜雷工作室去修复。修复工作整整花了两年时间。这座青铜雕塑1980年从广场移到旧宫会见大厅。修复工作从1986年开始,为了保护这件艺术品,修复后它被安放在百合花厅供公众欣赏。

进入这个大门,里面是地图厅,全是地图,是各大陆地区和大洋大洲的详细地图,可见当时的航海已经是很发达了。是否某个地图后面也有像《但丁密码》里一样有一扇秘密的通道门呢?

接受市长的祝福。当天参观完毕正好有一对儿新人在这里接受亲朋好友的掌声和祝福,新娘好像是亚洲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